简单的日子里充斥着酸甜,春的阳光把漫山的桃林惹得清雅

编辑:时间:2021-01-28 21:47:03关键字: 简单,清雅

静待春天的桃花

  老屋门前一树柳,柳没有思绪,可是有土地的情。不觉得吗,柳枝上的春来了,是桃花妈妈的红上衣吸引来的,她属猴,猴子上树,这就有了绿叶和红花的相配。本命年,吉利的红,她瞅着初春的蓝天,瞅着门前的大柳树,心在这春天里,在瞳仁里放牧,眼光触及到了柳梢,她知道她已马上不惑,又是一个年龄的分水岭,绿是心意,何尝自己也青葱过,就昨天的昨天,骑着毛驴上在山路上的一次出行,从此她就变成了少妇。

  冬去春来,枯枝会发芽,那么人呢?桃花妈妈只知道自己大了一岁,惊蛰过了,走出屋,看见残雪在阴洼的旮旯里挣扎,漫步踱上地头,几只蚂蚁开始行走,心想,莫非这一家子也刚刚出门。菊花妈妈这样想,可是蚂蚁不闻不问,只顾寻找,那怕零星半点苍蝇的尸骨,顺着这几只家伙的去路,菊花妈妈看见了,一棵像锥子一样钻出地面的冰草,心就马上暖了起来。

  这山,这村,前几天家家户户的人,出出进进,有吵有闹。而现在都又出门去了,几天的功夫,就这般清静。籽还没有下地,树木照旧还是冬装,不过空气里不是那种凛冽的生硬,而是潮潮的,潮在心口。“春来嫩柳发几枝”,就这几枝,足够,起码这是信息,春天的到来。

  还是栽棵柳,桃花妈妈心想,栽在大湾里的豁岘里,不让风进来,桃花就是在那豁岘里中风,二十三了,口歪着,头偏着,走路也是摇摇晃晃。以前不是,是十四那年,那年的二月初八,桃花和弟弟给爸爸和妈妈送干粮,蹦欢了,出汗了,路过豁岘,回到家觉得嘴角的肌肉总往左边撤。当爸爸妈妈回家,已经偏的厉害,叫人吹了五天,也没见成效,第六天去了县医院,住了二十天,钱花了,中风又把眼睛撤偏,只好回家,九年了,折腾了桃花的脸面,也折腾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心灵。

  要是这棵柳活了,活上七年,也该是一棵能挡风的柳树了,“树大招风”,事实,风动柳枝摆,伤不了骨节,起码是招风,不是中风。

  山里的风,人在你面前伤不起,更何必桃花那时还是一个少女,是一个含苞未放的花蕾。现在已到走出去的年龄,不得以还得留在妈妈身边。生命的姿态,都想活着,活成春天般的烂漫,活在自食其力的心安中,但有时的不得以,蛰伏在山里,山里的土屋里,把心煎熬着,煎熬着已经过去了的九个春天。

标签:
相关文章

一日一笑 | JOKE

街拍STREET

这个要浮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