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红人李雪琴:“苟住”就不错了

编辑:时间:2020-11-22 17:50:18关键字: 李雪琴

  李雪琴,1995年出生于辽宁铁岭,网络红人、脱口秀演员。2019年,李雪琴因录制视频隔空喊话吴亦凡、郭艾伦、李彦宏、杨鸣并被他们回复而受到大家关注,被网友称为“追星锦鲤”,后来登上脱口秀舞台,为更广泛的大众所熟知。

  作为一个1995年出生的东北女孩,李雪琴“丧”的背后其实有着明确清晰的进取路线。她的“丧式”进取之路——看上去并不积极的状态背后,是努力地“苟住”。

  作为一个1995年出生的东北女孩,李雪琴“丧”的背后其实有着明确清晰的进取路线。她的“丧式”进取之路——看上去并不积极的状态背后,是努力地“苟住”。

  “我的梦想是当一个美女,像杜拉斯那样的。”

  李雪琴身上的标签是:25岁、东北人、北大毕业、“破琴”、纽约大学“短暂海龟”、创业者、抑郁症患者、炒CP爱好者、百万粉丝网红。

  李雪琴其实不胖。以她的身高、体重比例,放在中国北方任何一个城市,她都是标准健康的年轻女性。给大家留下 “胖妞”的印象,一是因为她总是自嘲自己胖,二是因为她的脸在屏幕上被无限放大,而她从不会刻意低头,哪怕是一点点。

  今年的《脱口秀大会》,李雪琴排名第五。她在赛后如此总结:“我没什么天赋,‘苟住’就不错了。承蒙各位厚爱,这一季我‘苟’得挺好的,以后我会更加努力,争取早日成为一个优秀的脱口秀演员。”

  “我对机械不感兴趣,但是我对钱很有兴趣”

  “我因为长得不好看,受到太多歧视和伤害了,所以希望有一个至少大家不会嘲笑的外貌。我现在不是因为没有绝世美貌而焦虑,而是连平均水平都没达到,被人嘲笑,我才焦虑。有点像人不会因为自己没有一个亿焦虑,但会因为交不起房租而焦虑。最近我又胖了三四斤,身边有人说我又胖了,我就很往心里去。希望大家既有追逐美的勇气,又有不歧视他人容貌的善良。”

  李雪琴会因为所有的事情而焦虑:自己的外貌、年龄、父母的身体、公司的运营……

  “我不年轻。我25岁了。做娱乐类互联网内容公司的招人标准是——95后。我就是1995年出生的,踩着线,我怕被时代抛弃。我怕混不下去,没口饭吃。”创业到一年多一点点的时候,李雪琴说“中途有无数次想放弃,绝对是在从热情高涨往下滑”。

  她招人喜欢,部分是因为“人间真实”,疫情还较严重的春天,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只能通过“云海选”进行,她在铁岭家里,对在上海穿着睡衣的王建国说:“第一季找我,我拒绝了,因为那时候太红。现在垂死挣扎一下,看能不能行。”王建国说:“铁子,你的Call Back不知道是从哪学的,有点生硬。但是哥们帮你再整整,你能行。”就这样,李雪琴顺利拿到了《脱口秀大会》的入场券,在今年夏天爆火,并与王建国组成了“雪国列车”CP,被大众追逐。

  李雪琴可能是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上将拄麦的习惯手势继承得最到位的选手。/节目截图

  在纪实微综艺《陪你上班》里,李雪琴作为C位女主体验了各种职业,汽车修理工、私人飞机空姐、火锅店服务员…… “我一毕业就当网红了,一天正经班也没上过。然后我就创业了,业创得特别火,因此我根本不知道班应该怎么上。现在大家都烦上班,我就选了几个班,看看自己能不能上得了。”

  北大毕业后,李雪琴当了网红,她怀疑自我、怀疑人生。在体验了各种职业、深入对话年轻职场人后,她想回答一个终极问题:我们为什么要上班?我们究竟为了什么而工作?

  “我对机械不感兴趣,但是我对钱很有兴趣。我是靠博取别人一笑赚钱的。”李雪琴在体验“二手车检测师”岗位时有点崩溃,她总是说实话,“我从小就是好学生,我不能犯错。任何需要动脑子的社交关系我都很累,所以很难干服务行业。”但她话锋一转:“你过往的经验都不算数。但是学习永远都是算数的。”虽然只是几天的职业体验,李雪琴还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个学霸的基本素质——夜里不睡觉,上网查看汽车结构图、汽修知识入门基础。“你业务能力不行,那就是不行,那就必须学习。”

  “我不能低头。当然,偶尔也低一低”

  “我最火、最顶峰的时候,很多自媒体人一辈子也达不到那个流量。”因为流量,李雪琴的商业资源是许多一线明星都羡慕的:阿里巴巴、京东、瓜子、联想……很多行业巨头都在抢着跟她合作,她又火了。

  今年“双十一”,天猫和京东开始硬碰硬PK,双方都请了李雪琴为自己站台,吆喝各自的“双十一”策略,李雪琴总是能在恰当的时间为客户说出恰当的广告,这背后,其实有专业的理论支撑。她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,方向是广告,那个阶段她的笔名是“破琴”;拿到学士学位后又去美国纽约大学深造。由于“纽约的街头脏乱差、地铁破破烂烂”,李雪琴休学回到了“宇宙的尽头”东北老家,开始了一波三折的创业之路。

  “做你自己,这四个字虽然很虚,但是不管我做什么都要跟别人不一样。读过的书让我觉得,要酷,要独树一帜,我就是要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。”

  李雪琴的团队成员“凡姐”是她最好的朋友,也是北大同窗,“一个情绪极其稳定的人”;投资人是她北大的师兄,投资几百万元是为了让李雪琴“稍微高兴一点”;1984年出生的“谢哥”是领导,“所有人都让着他”;“卡导”是导演,之前是做纪录片的。

  2020年9月30日,李雪琴在沈阳出席商业活动,现场人气爆棚。(图/IC)

  在东北,他们住得很近,隔楼相望,每天睡醒之后大家就自然聚到李雪琴和她的狗“老金”家里,开始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的一天。公司名为“十斤文化”,生产“可以量化的文化”,表面上特别轻松,就是四个朋友吃吃喝喝、一起泡澡,但是李雪琴说:“我拍短视频,因为我是学大众传播的,我知道拍什么是大众最需要的。但是,我不能低头。当然,偶尔也低一低。”

  身边人从知道李雪琴要创业开始,就对她说“你要活着”,他们的期待是李雪琴“平稳度过生命”。

  高兴或者挣钱,占一样就行

  李雪琴最近发微博,专门表白妈妈:“从开始的一上台就麻爪、手抖、腿肚子抽筋,到后来变成了扶麦狂魔。这一季的稿子里,我写了我身边的很多人,除了他们本身办事儿够ne(东北方言,厉害、能力强的意思)之外,其实我也有点私心,我喜欢他们,所以我也希望他们身上的可爱、有趣、荒诞、对生活的奇妙解读被更多人知道。在这里尤其要感谢我的母亲贾女士,她为我的脱口秀之路提供了非常多的素材,别人家孩子出远门,妈妈都给孩子准备包袱,而我妈,给我准备‘包袱’。她真好,我爱她。”

  “我妈是一个很酷的人,很江湖,我朋友都很喜欢她。我和我妈的约定就是,你要过好你的生活,我也要过好我的生活,咱俩谁也不让谁操心。然后我俩是全世界最能互相相信和互相支持的人。我妈和我爸对我比较大的影响是教会我做人要仗义、要帮助别人、要讲义气。”

  李雪琴中学时,父母离婚,从此她成为了“必须支撑整个家庭的人”。妈妈在离婚后情绪失控,对着女儿痛哭,从那一刻起,李雪琴就把自己的妈妈当成小姑娘来对待和照顾。24岁那年,公司刚刚有点起色,李雪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健康保险,不但给自己的爸妈买,还问团队的小伙伴:“你爸妈有没有三高?”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李雪琴更加焦虑,她觉得自己“不光要照顾自己爸妈,还要照顾同事的爸爸妈妈,天天想着他们50岁以后万一出点啥事可咋办”。

  虽然“日常不高兴”,但李雪琴认为自己努力工作的原动力“是我的父母”:“具体一点就是说想给他们买房,有一天他俩生病了,我能买得起药。我知道现在先锋的观点是,自己是自己、父母是父母,但就我的成长经历来说,我会主动把他俩的责任放在我身上。而且他们给了我至少在精神上非常大的支持,不管我做什么决定,他们都没有阻拦过我。”

  焦虑引发的结论是:“我接活的标准:第一,高兴;第二,挣钱。二者不可得兼,只要占一样,这个活就能接。”

  作为一个地道的东北人,“高兴”是至高无上的价值。“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,可能全中国都在为东北感到失落,但东北人自己活得很高兴。我遇到的大部分东北人,他们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乐观,明明经历了一些很让人失落的事情,生活过得也不那么好,但他们活得可快乐了。在沈阳,每天晚上,有钱人就在有钱的地方吃烧烤,没钱的人就在小破摊吃烧烤,但大家都是吃烧烤。”

  李雪琴少年时从铁岭出发,经过求学北京、纽约,先后到北京和沈阳创业,又回到“开心之原、欢乐之城、幽默之都”铁岭生活。

  2019年,疫情发生之前,李雪琴就和几个小伙伴回了东北:“在哪干都是干,回东北干可能更容易一点,那我就回去,就这么简单。我没有对大城市的执念,一定要在大城市混出个啥。我干这个互联网内容,在哪个城市混都是一样的,也不是说放弃什么,那你说东北更便宜为啥不回东北混呢?”

  在沈阳大学城附近,她顺利租到了一间500平方米的办公室,带大露台。租金每月只要几千块,是北京的十分之一。

  今年秋天,凡姐和谢哥在沈阳机场迎接拿了脱口秀“荣誉”的李雪琴回家,给她披挂上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红色绶带,大家站在一起,乐不可支。

  连赛后感言都写出了项目复盘的感觉,还不忘抖个机灵。/李雪琴微博

  作为一个1995年出生的东北女孩,李雪琴“丧”的背后其实有着非常明确清晰的进取路线,这个目标就是三个字:做自己。她证明了人在兴趣和利益之间是有一条中间路线的,正如王朔给女儿的信所言:“煲汤比写诗重要,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,头发和胸和腰和屁股比脸蛋重要,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“有钱、学历高、长得好、家庭幸福、事业有成……凭啥好事都让你一人占了,没有必要。我们从小受到了很多这种要努力、要拼搏的观念。拼搏没有错,但是你也可以歇一会儿,每个人都有歇一会儿的权利。而且年轻人有的时候是‘丧’,但他们本质也在每天为生活拼搏、奔波、努力。可能大家看到我了,觉得放松,那咱们就一起歇一会儿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上极厉害的人很少,极不厉害的人也很少,大部分人都是在最中间的,我可能是普通人里面运气比较好的一个。大家都是普普通通的人,能‘苟住’就不错了,没有必要自己跟自己较劲。”

  “苟住就不错了。” /李雪琴微博

  作为“丧”和“要强”的结合体,李雪琴要求自己“苟住”。对像李雪琴这样的自媒体人而言,当下这个环境给大家带来的是福祸双至。耀眼光环的背后,舆论带来了巨大的漩涡,泥沙俱下,裹挟着赞美、谩骂、误读、嘲讽。流量带来利益,有时也带来侮辱。

标签:李雪琴
相关文章

一日一笑 | JOKE

街拍STREET

这个要浮动